自卡塔尔承办本届世界杯以来,相关非议始终不断。这是世界杯首次落户阿拉伯国家,又史无前例选定北半球冬季开赛,毫无疑问,作为一个人口仅250万且自然资源匮乏的中东小国,卡塔尔备受青睐最大原因无疑是金钱。正因如此,依靠东道主身份获得世界杯席位的卡塔尔国家队本届赛事非常渴望证明自己。

  卡塔尔在1971年独立,不过早在1970年海湾杯卡塔尔就已受邀参赛,当地足协用时3个月临时组队,这便是卡塔尔国家队的前身。实际上,卡塔尔男足很早就是亚洲劲旅,自1977年开始参加世预赛,他们曾无比接近入围,却又总是功败垂成。

  1994年世界杯预选赛,卡塔尔在最后一轮0-1惜败于沙特无缘正赛。1998年世预赛,卡塔尔连胜中国和伊朗后,又是在最后一轮不敌沙特出局。到2002年,他们沦为国足笑傲十强赛的背景板,五里河之战0-3告负后目送中国队首次入围世界杯。

  2004年起,卡塔尔足协推出全新归化政策,被奉为“归化标杆”的阿斯拜尔足球学校应运而生,卡塔尔足球走上全新道路。2010年和2014年世预赛卡塔尔都入围了十强赛,2018年则跻身十二强赛,但两次排名小组倒数第二,一次排在末尾依然无法突围。如今卡塔尔成为继1934年第二届世界杯东道主意大利之后,再次出现没有打进过世界杯正赛的东道主。

  2019年阿联酋亚洲杯,卡塔尔以7战全胜进13球仅失1球的惊艳表现完成加冕,这是卡塔尔国家队首个重大洲际冠军,宣告着这支以归化为核心的球队初获成功。

  卡塔尔曾在2004年第一次引进归化球员,三名巴西球员埃尔顿、莱安德罗和德德加入球队。但他们很快发现,以金钱为导向的归化事倍功半,心思各异的雇佣兵无法带动全队提升。与此同时,王室投资的阿斯拜尔足球学校开始运营,这所学校将招生目标选定非洲小国有天赋的年轻球员,归化之后全程自己培养。

  这些归化球员从小在卡塔尔长大,全程在阿斯拜尔接受培训,对新国家有高度认同感,比赛中总能斗志昂扬。其中的代表人物包括2019亚洲杯金靴阿尔莫埃斯·阿里,他生在苏丹,7岁就被阿斯拜尔招募全家移民,而另一名锋线大将阿费夫则生在坦桑尼亚,8岁来到卡塔尔。

  据统计,卡塔尔王室为阿斯拜尔学校和相关归化工作总投入超过300亿美元,虽然花钱如流水,但这条归化路线切切实实带动了卡塔尔足球的进步。

  卡塔尔国家队现任主帅是西班牙人菲利克斯·桑切斯,他早年在巴萨的拉玛西亚青训担任教练,于2006年被阿斯拜尔挖到卡塔尔工作,历任卡塔尔U19主帅和卡塔尔国奥主帅,在2017年正式转正卡塔尔国家队主帅,作为目前卡塔尔足球的掌门人,桑切斯完整经历了卡塔尔男足全新一代的成长。

  2019年亚洲杯,桑切斯率领的卡塔尔国家队一鸣惊人首夺冠军,随后几年中,卡塔尔频繁参加各项大赛进行练兵。2019年的美洲杯小组赛1平2负垫底出局;在2021年中北美金杯赛卡塔尔则表现不俗,一路打进半决赛0-1不敌美国,最终成绩为3胜1平1负。而到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卡塔尔加入葡萄牙领衔的A组,但与欧洲强国相比实力差距明显,客战葡萄牙、塞尔维亚和爱尔兰全部告负,0进球丢11球。

  主帅桑切斯虽然出身巴萨,但他却并不要求控球,他治下的卡塔尔更强调中场逼抢和进攻效率,卡塔尔在夺冠的2019年亚洲杯场均控球率只有49%,排不进参赛队前10名,在表现出色的2021年金杯赛场均控球率也只有45%。卡塔尔敢于放弃球权的一大原因就是他们拥有强力射手——阿尔莫埃斯·阿里。

  卡塔尔国家队几乎全员来自本国联赛,三大豪强多哈萨德、杜海勒和加拉法垄断了八成国脚,当然也让球员整体实力更平均,配合也更容易完成。

  阿尔莫埃斯·阿里是目前这支卡塔尔国家队的核心,这位26岁的前锋目前效力本国联赛的多哈杜海勒,他已为卡塔尔在76场比赛打进39球,距离国家队第一射手穆夫塔只差3球,2019年亚洲杯阿里6场比赛打进9球独揽金靴,创亚洲杯单届进球之最。阿里射术精湛活动范围大,拥有出色的爆发力和冲刺速度,他的表现将很大程度决定卡塔尔在本届世界杯的上限。

  贵为东道主,本届世界杯卡塔尔与荷兰、塞内加尔和厄瓜多尔同在A组,球队的实力处于明显下风。卡塔尔过往在面对欧洲对手时输多胜少,面对美洲强队也不占优势,对于首次参赛的东道主而言,想从老牌豪强荷兰、新科非洲冠军塞内加尔身前晋级可谓难度重重。本届世界杯对于卡塔尔来说,虽有主场优势,但小组出线就算巨大成功。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